追蹤
零下17度C電冰箱
關於部落格
停止更新,創作移至→http://www.plurk.com/onecoldxcold
COS→http://worldcosplay.net/member/onecoldxcold/
  • 572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3

    追蹤人氣

銀月下の狼犬(1)

序-
  夜晚時分。

  靜默無人的街道,晴空萬里卻無半顆星星,有的,只是被烏雲遮去大半的下弦月。

  事實上,現在的時刻絕非深夜或凌晨,只不過,在都會區,這樣的夜晚未免太過寧靜。

  寧靜到恐怖,就好像被黑夜吞噬似的。



  有誰說,殺手一定要有著通滿血腥的場景來裝飾?或者,要有陰森的刀光配上殺戮的節奏?這都是不一定的。

 「他們」該有的,就是沉穩,而且盡可能的減少噴血,還有......



  「秦洛,你沒告訴我你的武器是棍嗎......!」

  女子拭去嘴角的血漬並且搖晃著幾處受內傷的身體,吃力的站起來穩住身子。

  但是,如果只是正常人的話根本是不可能再動、甚至是站起來了。

  這也因為,倒在地上的女子是一位訓練有素的殺手。

  瞬間,女子熟練的揮出手中的利刃迎擊站在她面前的殺手。

  結果當然如她所想,她的攻擊並未奏效,殺手輕易的閃避了武器、再退回原位。

  「就如我所說,我已經不姓秦,我現在叫顏洛。」殺手冷靜的陳述,雖然絕非義務也沒有必要。




  還有,無情。




  女子愣了一下,咆嘯的像狼犬。

  「我知道!儘管我知道你已經換了雇主......」她悲痛的吼著:「有必要特地來殺我嗎?」

  「你也應該知道,是命令。」

  她咬牙,不服輸的執刀向前。

  殺手採防禦姿態,順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折,可想而知,女子不僅是掉下武器,更損失一隻手腕。

  「你就別再費心攻擊我了,我現在就告訴妳吧,黎萼。」殺手看著因手腕強力劇痛而跪倒在地的女子,緩緩的道:「論攻擊或技巧,我都沒有妳出色,況且我也沒有特定武器,你看到我用棍只是因為現場取材罷了,我呢,是一個『全方位防禦型』的殺手。」

  女子睜大眼,嘴唇不斷的顫抖,想說話卻發不了聲。

  這麼久了,她一直沒發現,原來、原來這個每次都不出手的殺手、不管是怎樣都不會生氣的小洛......那麼樣的軟弱......

  一切都只是『看似』。

  「防」才是最厲害的「攻」,並不是防守系能力的強,而是,你傷害不了他,他卻可以隨時出手。

  來不及繼續想,殺手蹲下身,就這麼趁著女子恍神的那幾秒奪去他的四肢主控權。

  「阿阿......!!」

  被取走筋脈的感覺固然不好受,痛覺蔓延至全身,女子就這麼慢慢失去意識。

  「對不起......我現在能和你說的也只有對不起,但是,我希望你在這段時間的休養後,不要再和殺手扯上任何關係了......這也是為妳好。」

  『殺手』顏洛站起身來,離去時拋下一句話。

  「妳是個優秀的殺手,但是現在,『黎萼』已經死了......希望妳就當作自己不存在了吧。」



  在那個寧靜夜晚沉沉睡去了,那個體無完膚的狼犬,在孤獨銀月的照射下,等待著。








Killing 1 破碎の殘局


  「回來了,小洛?」

  躺在沙發上的,正是顏洛的雇主秦路鈞。他如往常般地,露出有些懶洋洋、卻帶些狡猾的聲音呼喚著剛進門的女孩。

  可知,顏洛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準備走回自個的房間。

  「站住。」

  雖然依舊是懶洋洋的聲音,但這次的小洛卻不由得起了一股寒意。

  她知道,不把這人當一回事的話,會有什麼下場。


  「請問有什麼吩咐嗎,老闆?」

  畢恭畢敬的態度顯然更不能討好秦路鈞。

  「妳出任務了,為什麼不讓我知道?」

  「......是『另一位』給的指令,她吩咐不希望驚動到您......」

  「別用那種態度對我說話,洛。」

  下一次下命令。

  「......你!」

  再也無法忍受的小洛突然發飆,「你真的很煩欸!我也不希望阿!可是我現在真的很累,你到底想幹嘛?!」

  
  「沒有想怎樣阿,」秦路鈞突然笑了出來,隨著是一張怨婦臉道:「我只是很不爽你改了『她』的姓嘛!這樣的話......」

  還沒說完的話硬生生被小洛拆掉,彷彿拒絕後半的質問。

  「我幫他做事,就用了它的姓氏,不對嗎?」

  聽完這段辯解,秦路鈞眼神一冷,一步步的靠近她......他雇來的殺手......

  小洛這時只覺得渾身使不上力、冷汗直流......

       「是喔,」秦路鈞冷笑了下,「我看你是害怕吧?這次的任務」
      
  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