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下17度C電冰箱

關於部落格
停止更新,創作移至→http://www.plurk.com/onecoldxcold
COS→http://worldcosplay.net/member/onecoldxcold/
  • 546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立露立】戀愛RPG什麼的最愚蠢了


布拉斯金同學……
意識昏沉地,整個軀幹輕飄感就像是吸了大麻那樣,這是他此刻的唯一想法,呼喚自己的聲音遠若天邊。
醒醒……布拉斯金同學?
為什麼要叫我呢?如果就這樣永遠沉睡不是很好嗎?
可惜現實有點背離他的希望,身旁的談話聲越來越清楚,他甚至可以聽見同學們竊竊私語的內容。
「布拉斯金溺水?」
「他不是有一百八十幾公分還溺水……
「奇蹟……
他總算是有點聽不下去,所以試著讓自己甦醒,睜眼的瞬間差點沒被光線閃瞎,他內心暗暗的詛咒等下他看見的第一個人。
「你總算醒啦,布拉金斯金同學。」
他聽見溫和的嗓音,看見一張很秀美的臉龐,還有,一雙美麗的翡翠綠杏仁眼。
有三秒鐘的時間,他覺得自己溺水了,而且是沉下去難以起身的錯覺。
「我怎麼了……?」
「我看見你在泳池旁邊發呆,然後就落水沉下去了……
 這也太蠢了。他想。
「我想你可能是中暑了,好好休息吧!」說完,對方一個起身,刺眼陽光從他的茶褐色頭髮透出,反射成漂亮的顏色。
「等等我記得你叫做什麼來著…………
「我叫托里斯羅瑞奈提斯,伊凡布拉斯金同學,」青年很尷尬的笑了下,「你知道我就坐在你隔壁嗎?」
……蠢斃了。
伊凡布拉金斯基失神的想。
 
******
不知道是不是學園生活過於無聊,還是他對這種平淡乏味的日子已經倦怠,事實上,伊凡很少注意到除了花園裡開的漂亮向日葵以外的東西。
例如,書本;例如,女生的情書;例如……隔壁同學。
偷偷瞄了一眼,托里斯同學正認真的做上課筆記(伊凡一直覺得老師在黑板上吱吱喀喀寫得鬼畫符無趣極了),他真是認真用功呢,不過……似乎也不是個有存在感的角色(伊凡想,我才不是要為記不起隔壁同學的名子找藉口)。
不過不可置否的是……
翠色眼珠突然轉過來瞧了他一眼,歪了頭,好奇地望著他,伊凡愣住。
「怎麼了,借筆記嗎?」對方溫和的笑,大方的遞出手中的筆記本。
「……謝謝。」伊凡只好順勢的接過筆記本,覺得臉頰好燙。
不可置否的是,我愛上他了……嗎?
紊亂,他埋頭隨意的開始抄筆記,托里斯的字體很工整,秀氣的像女生,不,不可以再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……他對自己說。
坦白說,伊凡不自覺的開始想像前個小時,他中暑後溺水時,托里斯那纖細的臂膀是怎麼把他拖上岸邊?然後如果、這是假設,如果當時自己沒了呼吸,那麼……
那‧麼……他吞了口口水,不自覺地看向托里斯的嘴唇位置、漂亮的朱紅色……
真是夠了!我在幹麻阿!!!伊凡真想抱頭大叫,揮離這些陌生的情緒。
分明就是詭異的少女情懷,這種是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,實在太離譜了。
把筆記本丟還給隔壁同學,這節課,真的過的太久了。
 
******
要說這學校真有那麼一點令伊凡‧布拉金斯基略感興趣的,那就是學生會了。
不管是學生會長亞瑟‧柯克蘭時常破口大罵遲到幹部的模樣、或是眉頭緊蹙看著每月支出表的路得維希、亦或是根本就是來耍猴戲的美宣菲利基亞諾和法蘭西斯,光是看著他們每天在面前上演不同的戲碼就十分有趣。
「誰來告訴我阿爾弗雷德那小子上哪去了阿!」亞瑟罵道。
阿爾弗雷德,在學生會充其量就是個打雜的一年級生……實際上是因為被記了大過後被亞瑟「請」來勞動服務。那樣的小子,在學生會正忙時居然缺席了,讓亞瑟十分頭痛。
「哥哥我聽說最近有籃球比賽來著吧?可能去練球了喔……」
「那真是太好了,那麼你就來代替他的工作吧!」
「要死喔!哥哥我可是副會長!」
然後接下來又是習以為常的鬧劇,說真的伊凡有時候還蠻佩服他們的精力,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工作前先幹架一個小時再進行?難以理解。
看著藍球場,果然發現金髮、帶著眼鏡的青年阿爾弗德德,儘管對任何事情馬虎又隨便,但是他認真打籃球的精神卻是不容懷疑的。
伊凡紫色的瞳孔略為放大,他,看到了什麼。
他真沒想到那個令他今天心神不寧的人也在籃球隊裡,托里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會打籃球的類型!
不過那精準的三分球的確令伊凡無話可說。
搖曳的茶褐色頭髮、輕巧的身形、還有因為激烈運動而略顯透紅的白皙皮膚,全部的一切都在他的腦中被記錄著……始終辦法移開視線,跟看見大片向日葵的感覺很像。
好想……得到他。
伊凡認真的,原本恍惚的紫色雙眸漸漸因什麼目的而銳利起來。
「布拉金斯基!你也來幫忙!!」遠遠地聽到亞瑟的怒吼。
「說真的我不想。」
「你是要來幫忙,還是我讓你妹妹無條件入學?」
「……請務必讓我幫忙。」
 
******
伊凡很少積極的去考慮別人的事,所以當開會結束後,他心中已經想好一些(他認為這樣就足夠的)台詞去和那個人攀談。
好吧,他也許是自認自己的外表夠吸引人(這點他還蠻有信心的?),但坦白說,他忐忑不安,覺得自己愚蠢極了。
剛好校內的籃球隊練習時間結束,伊凡難得的走向運動場,剛好看到托里斯和阿爾弗雷德往自己這個方向走過來,這時他竟然下意識的避開了。
對方好像正好沒看到他,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盥洗室,伊凡摸摸鼻子只好跟上去了。
「托里斯,我聽說你今天在游泳池救了布拉金斯基啊?」阿爾在洗手台隨意的用水龍頭沖洗頭髮,一邊問。
「是阿,阿爾同學你認識他?」
「他也是學生會的。」
「因為他很少說話,所以我不知道呢……」
「然後呢,你們接吻了?」阿爾指著托里斯的嘴唇。
屏息,伊凡的心臟跳的劇烈。
「才不是,你明明知道那是CPR,」托里斯揮開阿爾的手,將汗溼的球衣脫去,「還有我說,你不要用水龍頭洗頭……」
從地面積水的倒影,伊凡看見了阿爾弗雷德多餘的動作。
「這是補償。」阿爾指著自己的嘴唇。
「大醋桶……」
托里斯輕輕的在阿爾的唇上輕啄了下,然後不給阿爾多餘的時間就溜進淋浴間。
 
《未完》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